回在线主页 天主教在线答疑 答疑旧版
  【系统公告:
1、为了他人的阅读方便,请选择问题相应的栏目并拟好问题的标题。
2、提问时选择保密留言而没有设置密码的问题将被直接删除,不予回复。
3、为了确保回复的质量,我们可能会迟延几天回复您。

分类查看:[全部问题 认识教会 教规教义 圣经问题 伦理问题 婚姻家庭 其他问题]

标题关键字

NO.3541:[其他问题]六谈温州教会「2012/10/23 8:16:06」 [ ] (提问)
Male
若瑟
 
如果强调服从,那就与教廷认可朱主教的条件相违背了,因为任命朱主教之时就约法三章了:各管各的。这个意思就是分治,既然是分治,就不能过多强调隶属关系。另外,梵蒂冈认可朱主教,似乎并未委任他为温州教区正权主教,而是政府认可的温州教区正权主教。因此,无论从那方面而言,谈隶属都是不合适的。
笔者答复:
天主教在线可否提供以下教廷认可朱主教的条件的依据?而在教区广泛质疑邵助理的同时,邵助理可以将教廷的意思公开,让教区释疑更好,那也是出于维护教会稳定原则。再者,地方政府环境许可是否可以解释为与政府友好,达成某种妥协?
倘若如天主教在线认为罗马任命朱主教为政府认可的正权主教,而邵助理的“助理”是政府认可的助理,还是林主教的助理?难道是独立的?
在天主教在线提供依据之前,笔者以为,罗马不会任命如此模糊的任命,例如上海:金鲁贤是政府承认的正权主教,但是罗马出于维护信仰原则,委任他为助理主教(并非承认他是正权主教,更不会承认他是政府认可的正权主教),这就避免了很多问题,罗马不可能委任两个正权主教。还有一点,笔者从未听过罗马有任命政府认可正权主教和教区正权主教之分,笔者觉得这种分类十分可笑,这种任命模糊不清只会在教区内引起混乱,有违罗马初衷。笔者以为,政府认可与否无关罗马如何任命。笔者可以提供一项事实:针对朱主教之事,罗马任命先于政府认可,前有秘密祝圣,后有公开就职。倘若朱主教是政府认可主教,那么他完全可以公开祝圣就职。
尚有一点:倘若出于分治原则,罗马没必要任命一个八十多岁的神父当然主教,而公开教会团体优秀人选还有很多。
第三:如果分治,是否意味着没有对话,没有合一?

[天主教在线] 回复:
教廷认可朱主教的条件您可以亲自去咨询主教。邵助理主教可以公开行使主教权是否已经达成某种妥协,我们不得而知,也没有必要猜测。
我们认为,无论朱主教是否是政府任命的官方主教,至少朱主教获得了教廷的任命,而且全权负责管理温州教区,而邵助理主教虽获教廷委任负责全权照管地下团体,但尚未获得政府的认可。不过,在不违反教会原则下,获得政府认可并非不可,一如凤翔李主教,另外,获得政府认可并不等于获得一会一团的认可,况且在国外教会自由国家,神职人员备案或政府承认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觉得邵助理主教现在能公开行使主教权不仅不是坏事,且是好事,因为朱主教以后,邵主教自动成为温州教区正权主教,且能公开行使主教权,能获得政府备案则就更好了,为温州地上地下团体都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我们将不再讨论正权或助理,以及隶属服从这个话题,因为我们以前已经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两个任命的目的就是一种合一的策略,偏离了这个目的去讨论一些枝节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如果对邵主教的一些作为不满或者有意见,完全可以致信代办反映情况。网络上的讨论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使问题越弄越复杂。
分治并不是目的,而且永远都不是目的,也不应将其绝对化,但也不能在现今复杂情况下大谈助理对正权的服从和隶属,这是不现实的。
NO.3540:[其他问题]五谈温州教会「2012/10/22 13:08:52」 [ ] (提问)
Male
若瑟
 
温州教区的正权主教和助理主教关系,不能完全套用法典上的规定,因为这个任命策略本就是超越了法律层面,比如,邵主教的被任命为助理主教有朱主教的推荐吗?显然,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不能谈管辖和服从,也不能像法典上所规定的僵死的套用。不谈管辖和服从谈什么呢?我们的眼光要向前看,看未来,多看如何能利用这个任命达到合一。
我们再重复一次,地下主教是否能公开行使他的主教职权端看本地情况,并不是只有加入爱国会以后才有公开行使主教职的可能,即便您否认了魏主教,那么凤翔的李主教呢?难道非要说他也加入爱国会才行使的他的主教职吗?
没有一个地下神父排斥合一,他们都希望合一,但他们也知道合一有一个底线和原则,比如他们无法与一个被教宗认可却在爱国会任职,时不时参加一个声讨天主教的会议,或者去非法祝圣。我们认为,不是他们不愿意合一,而是不能,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保定教区。基于这个原则,我们清楚的看到,众多在爱国会任职的主教发布信德年牧函后,教友们高呼他们先退出,先身体力行,然后再谈信德。具体到温州教区,我们也坚持,如果朱主教呼吁合一,就应该做出相称的行为才可以。而作为地下教会,也要承认一个从不完美到完美的过程。

笔者回复:
针对教区主教和助理主教关系,我们可以看教廷任命的初衷,教廷是希望有对话合一的,不然,如果处于分治的原则,那么完全可以给两个团体任命两个年轻主教。我们都需要认识到这一点。
这并非套用关系,例如,教宗任命八十多岁的主教,即不是出于法典里的一条规定,但是教宗想必是出于维护教会合一之原则。
倘若如天主教在线认为的:此任命超越法律层面,那么邵助理可以不服从不合一(或者服从不合一,或者合一不服从,又合一又服从)了?显然,这有违背任命的本意。因此,此任命是在法典里发生效力的,即是:助理主教需要服从主教管辖,他本身不能超越教会法典层面,不然视天主教法典为何物?即使此任命有些部分超越法律层面,但是我们需要知道,此任命出于教廷,从推荐上来讲,已经由教廷或者代办完成。笔者已经强调了,法典的内容有其不可变更性的部分,并非所有的内容都可以用所谓的“活用”,不然教会就乱了。
笔者从未说明凤翔李主教加入爱国会,这是一个妥协度的问题,同样是凤翔教区,助理主教就不获政府承认。笔者举温州林主教和邵主教的差别,即是说明,这与环境许可没有太大关系。
天主教在线若说所有地下神父都渴望合一,这有违事实,实际上,确实有部分地下神父出于自己的目的而拒绝合一,对他们来说合一意味着权力和金钱的丧失。笔者自然认可他们能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但是笔者以为,即便如此,对话不应该停止,或者没有进行,汤汉枢机以为,对话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因此,笔者十分赞赏进行对话,找到沟通渠道,拆除合一的障碍。
笔者以为,这并非完全如教友们所能期待的那样做,我们要看到,有些是“退不出”这种情况,倘若如教友们所说,退出就能解决问题,那么那些不恋金钱和权力职位的主教早可以退出爱国会了。我们要认识到这种困难,上海教区马主教退出了,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情况,以上海教区的实力尚且如此,那么别的教区呢? 
针对温州教区之事,笔者以为这不是由于爱国会任职所造成的沟通合一障碍,因此,倘若如天主教在线认为,朱主教退出爱国会就能对话,是这样简单的话,那么朱主教早可以这样做了。我们要知道,温州教会分裂产生是在许多神父加入爱国会之前,这是温州教会历史纪实,天主教在线可以在温州作一番调查认证。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如果强调服从,那就与教廷认可朱主教的条件相违背了,因为任命朱主教之时就约法三章了:各管各的。这个意思就是分治,既然是分治,就不能过多强调隶属关系。另外,梵蒂冈认可朱主教,似乎并未委任他为温州教区正权主教,而是政府认可的温州教区正权主教。因此,无论从那方面而言,谈隶属都是不合适的。
NO.3539:[其他问题]邵助理主教与台州教会「2012/10/22 12:26:53」 [ ] (提问)
Male
若瑟
 
如果台州地下教会团体不愿意或者无法服从公开主教的管辖,那么他们有被地下主教神父牧养的需要。至于邵主教现在是否还有权牧养台州教区的地下教会团体,我们认为只要代办没有明文取消,就依然还有,因为徐主教的被任命,并不自动取消邵主教管理台州地下教会团体的职务。牧函也没有取消,因为牧函取消的是特权,而不是任命或委托。
所以,如果您继续认为邵主教没有管理台州地下教会团体的权力,那么您直接致函代办询问就可以了。

笔者答复:
关于台州教会与邵助理主教之事,笔者以为,此事无关特权问题。再者,我想,代办的信应该处于维护教会发展这样的出发点,既然教宗任命了台州主教,重要的是,台州教区主教产生之后,因为邵助理主教的管辖,导致教区出现分化加剧之事应该要引起邵助理主教的重视,不能视而不见。原则上,台州主教出现之后,邵助理主教应该退出台州教会,即便是部分地下教友不愿跟从徐主教,那么地下有以陶然等一批神父牧养,如之前一样,这样会让原本有裂痕的台州教会减少创伤。重要的是,笔者觉得,邵助理主教之前仅是被委托,代办的信在教会法上不产生任命的效力,即使代办没有表态,那邵助理可以根据实际,出于维护保护教会的出发点而找代办说明情况,并退出台州教会才是,倘若是出于维护台州教会的原则,他完全可以以另外的方式帮助台州教会,委派地下神父或者传道员等等方式帮助台州地下教会陶然神父牧养天主子民。倘若教廷有意让邵助理管理台州,那么教廷完全可以任命邵助理为台州署理,而不另给台州委任主教就是了,既然任命了,应该忠于教宗委任台州主教之任命,任命在法典上产生效力。
顾征入宁波之事,邵助理主教作为其好友,可以加以规劝,让其返回青海教区。笔者以为,那么现在只有一种解释:两个人都一样,谁劝谁都不行。
笔者以为,结合顾征在宁波教区之事,倘若都是如此,这种架空了本地教区主教之事,势必会引起公开教会的强烈反感,给教会制造极大张力,给合一制造极大困扰和麻烦,给爱国会渗透有更大的可乘机会,那么合一还有希望吗?

[天主教在线] 回复:
此问题前面已经答复,不再重复作答。
NO.3538:[其他问题]余江教区「2012/10/22 8:04:31」 [ ] (提问)
Male
教友
 
针对曾忠良这样的神父,我们教友参与并领受他的一切圣事还有效吗。像他这样的人还有谁能够拯救制止他呢。当然你们天主教在线是没有办法的。问题是现在已经有许许多多的教友被他欺骗和蒙蔽。天主求您怜悯我们余江教区吧,

[天主教在线] 回复:
他的圣事一般来讲有效,但有两件圣事要特别小心,一是坚振圣事,二是婚配圣事,因为如果他不与教廷任命的彭署理共融,那么他是否能获得坚振和合法的婚姻之权很值得商榷。说的明白点,这两件圣事曾神父施行很可能是无效的。
NO.3537:[其他问题]我该怎么办?「2012/10/21 21:19:55」 [ ] (提问)
Female
我的一生
 
我是一个信徒,我今年13岁啦,我爸爸是教会的会长,我经常再背后了解耶稣的故事,经过拉很多时间我自己也就懂得拉很多道理,我以前一听她们在谈论教会的事我就兴奋起来啦,很愿意听,在最后我不断的和小伙伴们一直去教堂参加弥撒,那个时候我一听神父要来我们塘口做弥撒我就高兴的不得了,尤其是一听到刘神父要来,我就迫不及待的去通知人,当时我最喜欢刘神父讲的道理啦,我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孩子,不喜欢去和神父说说心里话,以前我对教会的事情非常严格,我知道教堂是一个需要安静的地方,有一天,我和小伙半去教堂,他们大声说话,我就多他们说:别说话啦,进啦教堂要保持安静,而他们给我说拉一句话误导拉我“看你人真的。”这句话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仅仅是一句话打击拉我,从那时我的那种积极性就下去啦,我同意我变啦,也许是这句话误导拉我,我变得不经常念经,变得有事还骂人,坏毛病都出来啦。我对不起为我付出生命的耶稣。实话是说,我说的这几个小伙伴也是跟我一样,有着同样的信仰,在我们塘口绝对是没有任何小海能超出我们拉,我们这今个伙伴,我敢说对耶稣的情感最深的啦。这几年我一直给他们说,耶稣的道理,时时处处提醒他们:你犯罪啦。而我呢,我口头上说的好,但我的那种激情已经下去啦,上都上不来,我有时我真恨我自己,我狠心的说,我的心是铁打的,比如说教堂举行什么活动,我就是在家坐着都不想去,就说看耶稣苦难定在十字架上的视屏把,他们都能哭的出来,而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心就是不软,我这是怎么啦,我直到我看过,像别人看拉几遍,也能哭几遍,我呢?我呢!我一家子都是信教的,不瞒大家说我45岁参加啦教会,不是刚生出来就新的,我这还算早,就我说的几个伙伴,就我信的最早的啦,天主啊,我这是怎么啦,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让我再重新信天主。我该咋办啊!经后的日子好长着呢,我再向这样下去那就彻彻挤挤的完啦。我该怎么办?
     

[天主教在线] 回复:
信仰要扎根,但这个根要扎向天主,而不是别人。所以我们度信仰生活,不能看别人的脸色,不管别人说什么,对我们怎么样,都不要影响我们自己跟天主的关系。外在的人际关系是锻炼我们,帮助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向更成熟。遇到这些问题,要开放自己,同时也要反省自己,努力提高自己才是。
NO.3536:[其他问题]碰到东方闪电「2012/10/21 19:44:45」 [ 邮箱:181894313@qq.com ] (提问)
Male
迷路的人
 
前几天我碰到了一个女孩,与她交通我受益匪浅,我感觉她说的话多是真的,讲的我那个激动啊,可是到后来她女基督,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可是我又感觉她讲的确实蛮有道理的,我该怎么样去分辨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太相信,可是我又拿不出证据。求请教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发现这种人可疑以后,应该立刻告知神父,并且,一定要避免单独外出,一面被他们骗取限制了人身自由。确认他们属于东方闪电后,不要执着于跟他们辩论,不然迟早要陷入他们的圈套里。
有关揭露东方闪电的一些文章请参阅这里:http://www.chinacath.org/article/guia/yiduan/shandian/
NO.3535:[其他问题]关于福州教区两个牧函要相信那一份「2012/10/21 15:42:02」 [ ] (提问)
Male
天道人间
 
天主教在线专家神父:
我是福州教区一位教友,想请问关于福州教区两份牧函问题!现在我很忙然不知该信那一份,按理说一个教区只有一位正权主教签发牧函,这是我们圣而公教会的传统和原则,但这次在网上看到两份,不然想起到底要信那一份,写的都不错。都是圣经和教理上的劝免和鼓励。也指示我们坚信信德与信仰方向。所以非常真心恳求您们帮忙给我解释。谢谢!

[天主教在线] 回复:
都可以相信,因为他们谈的都是信德的道理。至于其它问题都是次要的,不要只看路线却忽略了牧函真正的内容。
NO.3534:[其他问题]余江教区--这样的神父合格吗?「2012/10/21 15:41:51」 [ ] (提问)
Male
余江教友
 
天主教法典第1983年中文版,第一节:主教通则
377条一项,教宗可自由任命主教或批准依法选举的主教。
401条一项、年满75岁的教区主教,请向教宗辞职。教宗在审量一切情况后,自作安排。
407条一项、为增进教区现在和将来最大的利益,教区主教,助理主教等应在较重大的事上彼此商议。
478条二项、副主教与主教的职务,不可委派主教之四亲等以内的血亲。
教区应设立咨议会,参议会,经济委员会。
492条三项、主教四亲等内的血亲或姻亲,不得任经济委员会的委员。

对照天主教法典,曾仲良神父长期以来个人独管余江教区的经济,人事调动,开除神父教友的权利合法吗?曾仲良神父先后写了10几封信给教廷,尤其今年元月开车到各地经堂,叫圣体员,会长等等在他已经写好的表他政绩的纸上签上各人的名字,叫现在丁姓会长的女婿送到境外代办处,毛遂自荐要当主教,没得到批准。(我们手上现在还有几封他的亲笔字,是他叫别人带出去,别人复印下来的)6月26日,教廷给曾景牧老主教的荣修通知下来了,而曾仲良(曾仲良是曾景牧的亲侄子,从小带大)还要他祝圣了五六个神父和五六个六品,这有效吗?更可恶的是,他勾结政府对付地下的神父和教友,这些都是赤裸裸的事实,他心里有数。冤枉他的话我也要过审判。这样的神父合格吗?

[天主教在线] 回复:
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开始遵从教廷的指示就可以,代办的信函代表了教廷的意见。
NO.3533:[其他问题]心灵鸡汤去哪里找到「2012/10/21 15:00:58」 [ QQ:1120071752 ] (提问)
Female
mary刘
 
心灵鸡汤去哪里找到

[天主教在线] 回复:
这里有:http://www.zhzx.net.cn/teacher/teacherhome/wangjinli/chickensoup/souplist.htm
NO.3532:[其他问题]四谈温州教会「2012/10/21 11:28:55」 [ ] (提问)
Male
若瑟
 
邵主教既是教宗任命的合法的助理主教,他自然有权公开行使主教权。地下主教,比如东北的魏主教,也在公开行使主教权,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只要地方环境许可,任何地下主教都可以公开的施行主教权。
至于弥撒中为主教祈祷,我们倒是有一个建议,就是无论地上地下神父,在弥撒中都同时为朱主教和邵主教祈祷,固然弥撒中只为政权主教祈祷就足够了,但总有可以破格的时候。这个方式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尽管面临着很多问题,比如地下神父会坚持朱主教先退出爱国会等等。我们认为,在弥撒中为朱主教祈祷并非涉及到圣事上的共融,圣事的共融很多时候并不能仅仅视为一种目的,有时也会成为一种方法。

笔者答复:
按照正常的情况和程序,一个神父被任命为教区主教的助理主教,合法有效祝圣之后,他有主教职权,可以公开行使主教权,但是只是享有教会法典规定的部分,更重要的是:他必须与教区主教共融。行使主教权也是在教区主教指示下,小心进行,因为尚不是教区主教,不享有法典规定的教区正权主教的职权。
但是,笔者想要问:同样是地下主教,为什么上海范大主教一直被监视,被禁止行使主教权;陕西周至教区吴主教被软禁,行使主教权?同样在温州地区,教区林主教就被禁止行使主教权,即便是公开弥撒,也被禁止穿戴主教服饰,而邵助理主教为何可以自由穿戴,自由公开行使主教权?这和地方环境许可没有太大关系,齐齐哈尔主教和邵助理主教是一个类别的,天主教在线不好举他这个例子。笔者以为,在当前北京政府对主教管理十分严格前提下,能公开行使主教权,应该是一个妥协度的问题。
笔者注意到一个细节:地下林主教的两个侄女,对林主教晚年照顾周至,却去了温州教会公开团体,对教区地上地下之事十分低调,而在教会服务和恭敬天主之事上十分热心。结合教区的历史和实际情况,笔者不以此作为联想,而从此侧面加以思考。
按照正常情况,确实需要为教区主教祈祷,因为教区只有一个牧人,按吾主耶稣的教导,共属一牧。按照教宗要求,地下的神父们理当遵从教宗任命,服从朱主教,并在弥撒中为朱主教祈祷,为教区合一祈祷,同时进行对话。就如汤汉枢机一直强调的:对话,宽容。

天主教在线建议值得思考,倘若教区合一有了初步效果,达成一致的话,这建议值得采纳,为教区所有主教祈祷。如果时机成熟,将来可以有圣事上的共融,这是教区期盼已久的事情。

笔者也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有很大一部分地下势力排斥合一,拒不承认朱主教,并将他抹黑。这也是有一部分地下神职的态度,笔者为此忧心忡忡。而邵助理主教似乎无意改变这种状况,而任其发展。笔者担忧:以现在的状况持续下去,没有对话,教区将长久分裂,这不利教区的健康发展。而如今,这种分化让教区内对在邵助理主教任内的共融不抱任何合一希望,即是:没有对话,没有合一,一直以两个团体长久并存。这不是教宗委任的意思。我想教宗是切愿合一的。

[天主教在线] 回复:
温州教区的正权主教和助理主教关系,不能完全套用法典上的规定,因为这个任命策略本就是超越了法律层面,比如,邵主教的被任命为助理主教有朱主教的推荐吗?显然,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不能谈管辖和服从,也不能像法典上所规定的僵死的套用。不谈管辖和服从谈什么呢?我们的眼光要向前看,看未来,多看如何能利用这个任命达到合一。
我们再重复一次,地下主教是否能公开行使他的主教职权端看本地情况,并不是只有加入爱国会以后才有公开行使主教职的可能,即便您否认了魏主教,那么凤翔的李主教呢?难道非要说他也加入爱国会才行使的他的主教职吗?
没有一个地下神父排斥合一,他们都希望合一,但他们也知道合一有一个底线和原则,比如他们无法与一个被教宗认可却在爱国会任职,时不时参加一个声讨天主教的会议,或者去非法祝圣。我们认为,不是他们不愿意合一,而是不能,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保定教区。基于这个原则,我们清楚的看到,众多在爱国会任职的主教发布信德年牧函后,教友们高呼他们先退出,先身体力行,然后再谈信德。具体到温州教区,我们也坚持,如果朱主教呼吁合一,就应该做出相称的行为才可以。而作为地下教会,也要承认一个从不完美到完美的过程。
NO.3531:[其他问题]三谈温州教会「2012/10/21 10:45:46」 [ ] (提问)
Male
若瑟
 
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些差距的,但在现实之中不能迷失了方向。所以我们希望双方能平心静气,尽可能的奔着大方向走,以对话来解决问题。
至于所说的邵助理干涉其它教区,要区分来看,如果台州或宁波教区的地下团体需要有牧人照料,那么临近教区的主教做一些照顾也是符合实情和爱德的。这方面不可用法典来套,因为法典条文是死的,而不断变化的环境是活的,法典的应用要为了人灵的得救为目的,所以才会有权宜,才会有特权。打个比方,以前中国教会环境不好,神父主教有很多特权,现在环境好些了,与罗马沟通也方便了,特权也就理当取消了。

笔者答复:
就像研究历史,我们需要避免过多的感情因素,而更要尊重事实,笔者虽为公开教友,但也不是没有底线,而有自己的原则,这原则紧系教会的表态。同样,天主教在线也理当如此,尊重客观事实,避免更多感情式的分析。
就天主教在线答疑笔者的邵助理主教干涉其他教区之事,笔者提出下面的观点:在台州主教主教出现之前,邵助理主教拿着代办的信去管理台州,我尚可理解,但是台州主教出现之后,这信在教会法上不会产生效力,因此邵助理主教无权管理台州教区地下团体。笔者多方获得信息,台州教区主教就任之后,台州教会团体因为邵助理主教的干涉导致教区关系更加紧张混乱。台州教区地下原有陶然神父管理,那么即使邵助理主教不干涉,他们也有自己的牧人,有神父们牧养。笔者如此说,是因台州教区里的紧张关系加剧,邵助理主教理当退出台州教区,停止干涉。
至于宁波教区慈溪教会之事,笔者咨询了当地神父得到证实,顾征主教确实在慈溪发展,已经发展了一个教堂几个祈祷所。笔者如此质疑是因为:1、慈溪教会原有两个团体,而顾征主教进入慈溪之后令当地教会分化加剧,使得教区里的关系更紧张,又有一批人跟随了顾征,令教区主教忧心忡忡。2、顾征为青海主教,里当在自己的牧区,即便是这个牧区只剩下一个教友,主教也不能离开自己的羊群。法典有不可变原则,某些规定必须无条件执行,如果都按照天主教在线说的“法典条文是死的,而不断变化的环境是活的,法典的应用要为了人灵的得救为目的”来执行的话,那么教会岂不混乱?就拿不得离开自己牧区这一条法典规定,没有商量的余地,倘若主教都可以随意地离开牧区,那么教会会怎样?因此,中国教会的混乱,一定程度上由于没有执行教会法典造成的。针对“法典的应用要为了人灵的得救为目的,所以才会有权宜,才会有特权。”出发点是对的,但是特权需要教宗在权衡之下给予,比如说本笃教宗在给中国教会的牧函把之前若望保禄教宗的特权取消了。历史使然,教会也积极前进,教会有天主的智慧光照,因此有前瞻性。而对慈溪教会来说,顾征这不是一个爱德的行动,因为令当地教会分裂加剧。
天主教在线怎么看呢?

[天主教在线] 回复:
如果台州地下教会团体不愿意或者无法服从公开主教的管辖,那么他们有被地下主教神父牧养的需要。至于邵主教现在是否还有权牧养台州教区的地下教会团体,我们认为只要代办没有明文取消,就依然还有,因为徐主教的被任命,并不自动取消邵主教管理台州地下教会团体的职务。牧函也没有取消,因为牧函取消的是特权,而不是任命或委托。
所以,如果您继续认为邵主教没有管理台州地下教会团体的权力,那么您直接致函代办询问就可以了。
NO.3530:[其他问题]心窄病,觉得什么都是罪!「2012/10/21 10:15:27」 [ ] (提问)
Male
迷羊
 
似乎自己得了心窄病,做什么事都觉得会是罪,告解之后稍微有点小过失就觉得失去恩宠,马上再去告解,否则就不敢领圣体!该怎么办?

[天主教在线] 回复:
请参阅一下这里的答复:
/detail.asp?id=8510
/detail.asp?id=8467
NO.3529:[其他问题]三孔圣牌和单孔的圣牌「2012/10/20 13:44:00」 [ ] (提问)
Male
迷糊
 
咋会有两种呢?三孔的怎么用?,单孔的怎么用

[天主教在线] 回复:
三孔的一般用于玫瑰念珠,用来连接。单孔的用绳子串起来就可以用了。
NO.3528:[其他问题]再谈温州教会「2012/10/20 8:35:04」 [ ] (提问)
Male
若瑟
 
笔者是温州苍南人,从历史信息分析我发现在温州爱国会(爱国会成立有两个大的阶段,笔者指的是后面这个阶段)之前,那时王益骏教区长尚在狱中,教区已有分裂,出狱之后,这种分化马上就加剧了。
笔者认为,教廷的意思是在现阶段促进和解,就是在朱主教和邵主教都尚在的时候,对话能够持续,最好能够共融。笔者多方捕捉信息:对话没有进行,而朱主教的呼声似乎是愿邵能来对话,我们也可以从天主教亚洲通讯社的报道看,也可以从教区信德年的祈祷意向看,等等。因此,分而治之明显是不可取的。笔者为何这么说:因为按照教会法典,主教年届75周岁就退休,而朱主教被委任为主教的时候已经八十多岁了,这是非正常的任命。笔者注意到,朱主教是老一辈神父(公开的)里,唯一一个健在的,因为教区尚有历史问题,分裂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朱神父是这些历史事情的见证人,许多都是经历过的,对于温州教会出现分裂的状况有一定的见解,而教廷希望通过此次任命而达到教区的共融。倘若分而治之的话,那么教廷没有必要任命年纪超过八十岁的朱神父了,完全可以任命邵祝敏神父为正权主教,在正权主教管辖下对话,而且有了正权主教的一个权威,对话会比现在更容易进行,而现在似乎出现两个权威,邵助理无视朱主教的权威(他有很多行为可以说明),对话是僵持的,而地下也有一些极端势力拒绝共融,天主教在线觉得呢? 
另外,天主教在线如何看待邵助理主教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张到台州和宁波,因为当地已有教廷认可的合法主教了。笔者注意到,这种扩张已经影响了宁波和台州教会的正常生存,另当地教会分化严重。青海教区顾征主教从自己的牧区跑到宁波,这是为何?符合教会法典吗?而邵助理主教没有加以规劝,反而助其作为,如何理解?
天主教在线如何看待邵助理主教完全公开行使主教权的?笔者这么说是因为他是一个地下主教。
还有就是笔者望了不少温州地下神父弥撒,都没有为朱维方主教祈祷,笔者是否可以认为,他们不承认朱维方主教呢?唯一一位为朱主教祈祷的神父,却被地下极端势力攻击,而现在这位神父似乎已经被孤立了,笔者从天人彩虹桥的网站看,并未看到这位神父的身影。天主教在线如何看待?

[天主教在线] 回复:
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些差距的,但在现实之中不能迷失了方向。所以我们希望双方能平心静气,尽可能的奔着大方向走,以对话来解决问题。
至于所说的邵助理干涉其它教区,要区分来看,如果台州或宁波教区的地下团体需要有牧人照料,那么临近教区的主教做一些照顾也是符合实情和爱德的。这方面不可用法典来套,因为法典条文是死的,而不断变化的环境是活的,法典的应用要为了人灵的得救为目的,所以才会有权宜,才会有特权。打个比方,以前中国教会环境不好,神父主教有很多特权,现在环境好些了,与罗马沟通也方便了,特权也就理当取消了。
邵主教既是教宗任命的合法的助理主教,他自然有权公开行使主教权。地下主教,比如东北的魏主教,也在公开行使主教权,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只要地方环境许可,任何地下主教都可以公开的施行主教权。
至于弥撒中为主教祈祷,我们倒是有一个建议,就是无论地上地下神父,在弥撒中都同时为朱主教和邵主教祈祷,固然弥撒中只为政权主教祈祷就足够了,但总有可以破格的时候。这个方式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尽管面临着很多问题,比如地下神父会坚持朱主教先退出爱国会等等。我们认为,在弥撒中为朱主教祈祷并非涉及到圣事上的共融,圣事的共融很多时候并不能仅仅视为一种目的,有时也会成为一种方法。
NO.3527:[其他问题]余江教区问题「2012/10/20 8:16:42」 [ ] (提问)
Male
教友
 
我想曾神父并不是没有询问代办,而是对事情的来龙去脉非常的清楚。只是一旦服从了教会的安排,承认了彭署理,那么他就失去了权力和金钱。所以赔本的生意他是不会做的。

[天主教在线] 回复:
神职人员不是追求权力与金钱,而是像耶稣那样服务人群,牧养耶稣托付给他们的羊群。不过,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们无需判断任何人。
页次:7/243页 每页15条 总计3631条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分页:1页 2页 3页 4页 5页 6页 7页 8页 9页 10页 11页 12页 13页
您可以在上面的搜索框中输入关键字搜索我们的答复
© 版权所无,欢迎转载。Copyleft 2003.天主教在线 【佳播工作室】
QQ咨询:1152308 QQ慕道群(只允许没有信仰的人加入):161242987  Email:chinacath.org#gmail.com
本答疑系统属于天主教在线,本站许可大家在任何地方使用我们提供的答案,唯在对答案做任何修改时,请事前通知我们。

 
  教义教规 圣经疑难 婚姻家庭 伦理问题 生活问题 其它问题 教堂查询
天主教是否拜偶像 如何加入天主教 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区别 基督教还是天主教
怎样理解三位一体 基督教提出的几个问题 玛利亚的地位 教友能给已故亲友烧香吗
有关创造的几个问题 圣经中血腥情节描写 基督教与天主教诠释圣经 《圣经密码》可信吗
天主教徒与外教人结婚 如何对待同性恋问题 婚姻问题集锦 II III IV 婚前性行为的问题
从教律看婚姻 道德两难的疑问 为何天主准许恶在世上 手淫是一种罪吗
如何面对生活中的暴力 星期五可以吃肉吗 早恋在天主教是犯罪吗 圣神同祷会的一些问题